3D电视:等待捂热的冷板凳?

时间:2012-02-15 10:15:52  来源:掌网3dinlife  |  查看:

国内首部3D电视剧耗时三年,耗资亿元。这让刚刚开播的3D电视频道不免面对一锅尴尬的“夹生饭”。

1058个“非常规镜头”,9家世界顶级特效公司,筹备近2年,耗资达2亿,当影坛怪侠徐克在2011年岁末将《龙门飞甲》这部 “全球首部IMAX3D武侠片”呈现在12亿国人面前的时候,不仅徐克收获了上映10天,票房过3亿的影坛奇迹,中国的3D电视产业也迎来了其鼎盛时期。

其实早在电影《阿凡达》热映时,3D就像一股龙卷风席卷整个家电行业。看看下面的数字,你就知道这并非是夸大其词。据中国电子商会发布的数据显示,过去的两年中,不仅松下、三星、索尼等外资品牌都先后推出3D电视产品,TCL、长虹、创维、康佳等国内彩电制造商也纷纷发布3D电视战略,就连IT外设厂商比如液晶显示屏制造商也将3D作为下一轮产品的主要驱动力量。这造成的结果是,到了2011年,中国3D电视的销量不仅突破600万台,而且现在这股3D风潮还未有丝毫“偃旗息鼓”的迹象。

最新的消息是,苏宁电器2012年仅元旦期间3D电视销售比重已高达50%。由央视和北京、天津、上海、江苏、深圳五家地方电视台联合开办,各电视台分栏目制作3D电视节目,中央电视台统一播出,已于2012年春节正式播出,有分析称,3D频道开播将加速3D智能电视的市场规模放量增长,预计2012年中国平板电视消费需求4200万台,其中3D电视需求2000万台。

真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。然而,就在各分析机构、市场、厂家纷纷对3D产品大唱赞歌的时候,年初从CES(全称Consumer Electronics Show)上传出的消息却给这股风潮泼了一盆“冷水”。后者是全球规模最大的消费科技产品交易会之一,每年各家公司在该展会上推出的产品,常被看作是判断下一年市场走向的风向标。

据了解,在2012年CES展会上,从Samsung、Panasonic、Sharp到Sony,都展示了新款3D电视;不过与去年不同的是,3D不再是它们宣传的最大焦点。以电视巨头Samsung(三星)为例,尽管该公司高阶主管表示Samsung仍在投资3D,希望将高品质的3D技术带入市场,但是在此次CES上,他却说电视产品的连结能力,包括应用程序与服务,才是该公司的重心;Panasonic(松下)也表示,该公司的焦点也不是3D产品而是Myspace TV,后者的主要使命是将社交电视(Social Television)的观赏体验带给消费者,中国的电视巨头也不例外,比如海信、创维、海尔、TCL、长虹,去年还一直鼓吹3D浪潮,今年就纷纷将矛头转向云电视、智能电视。

更让人感到意外的是,也就是在这次的CES上,在3D大潮来袭时,一直按兵不动的苹果、联想、宏基等传统IT厂商也开始一致看好智能电视业务,纷纷宣布进军该市场。“未来电视会像手机市场一样,智能取代传统是大势所趋。”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甚至如此断言。

智能而非3D,是什么让3D在不到一年的时间从各家电巨头们的必不可少“主食”变成了锦上添花的“甜点”,这是所有人关心的问题?

技术之困

一部3D电视剧耗资亿元

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所副主任张素兵一句话点中了要害。

尽管即便是TCL、海信等国内电视厂商已具备生产3D电视的技术能力,3D市场是一个产业链,仅靠终端制造商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,比如3D如果最重要的内容得不到解决,3D电视“飞入寻常百姓家”并非易事。

事实确实如此,3D是三维立体的英文缩写,由于人的双眼观察物体的角度略有差异,因此能够分辨物体远近,产生立体的视觉。3D电视正是利用这个原理,把左右眼所看到的影像分离,让观众体验立体的感觉,它并不是一个新技术,早在19世纪末就已经出现。据说,这次3D大行其道是第二次浪潮,第一次是在20世纪50年代,当时美国的好莱坞制作了400部左右的电影,但是由于制作技术难度高,成本巨大,迟迟不能产生利润,最后走向夭折。

现在3D电视依然没有解决这一难题。据《数字商业时代》了解,3D电视节目和普通电视节目的制作有着很大的区别,比如,拍摄方面,3D摄影机和2D摄影机不同的是有两个镜头,拍摄两路,记录两路,来模仿人类双眼看这个世界,对器材的要求极高。

以《阿凡达》为例,当时卡梅隆为拍摄此片,专门从美国飞往日本东京,向索尼公司研发总部的高清晰相机部工程师寻求帮助;为这台机器花费了至少1200万美元,甚至不惜违背“永远别用自己的钱拍电影”的好莱坞传统,大部分的钱是自己掏的腰包。在拍摄之前的三个月,摄影师佩斯与索尼的研发工程师通过将8台Sony HDC-F950和8台Sony CineAlta F23两两组合成8套双机3D拍摄系统,并将其从处理芯片分离出来,用缆线把庞大的CPU与镜头相连的方式,才满足了他的要求,原本一两个人就足够的外拍任务,如今至少需要3~4人。

不仅如此,3D电视内容后期也是一个耗时耗力的过程,对此,国内首部3D电视剧《吴承恩与西游记》著名导演阚卫平感受深刻。

据他介绍,这部他花了三年时间,耗资1亿元拍摄的作品,一个3秒钟的孙悟空“冲出屏幕”画面就花费了整整4个月时间,一根小草他花三天时间来抠像。而在拍摄电视剧的过程中,为了表现逼真的3D效果,他创造了200余个场景、万余人次、100多只猴子、拍摄近180天、800余平方米特技大棚、13个山洞等若干数字纪录。其中光制作立体效果就花费了9000万元。“无疑是一场豪赌。”熟悉阚卫平的人透露,这次拍摄,其在人力、时间和设备的投入基本上是制作普通电视节目的2~4倍。

事实上,即便是3D产业发达的日本,这一问题也依然存在,樱井孝人,日本3D节目最大的制作公司Q—TEC的技术顾问,后者目前日本有一个3D专业频道,曾实况转播过幸田来未演唱会、剧场表演等,在全日本拥有惟一一辆3D转播车。他说:“在制作3D电视剧时我们发现,由于存在诸多技术难题,最后的制作周期、成本比预期长了很多,因此至今为止还没有制作第二部3D电视剧的计划。”

普及障碍巧妇难为无米之炊

正是因为制作技术难度大,成本高,这导致的结果是,虽然中国6家电视台开播3d频道,但是由于缺乏足够的内容源,只能播放一些制作成本低的戏曲、新闻、体育赛事直播等节目,用户很难从中得到乐趣,3D频道几乎成了摆设。

“我家的3D频道整天就播戏剧。如果想看自己喜欢的3D节目,还是得购买片源。朋友说,即使找到片源,3D内容制式标准不统一,也常常是不能播放。”一位3D电视的用户在微博上如此抱怨。

据了解,目前3D技术多在日本企业手中,但其他国家也都在积极制定各国标准,而且各个国家的标准都不一样,各国企业都生产不同标准的产品,结果3D节目信号互不兼容,一部电视节目必须分出十几种标准信号,才能被不同品牌的电视接收。

事实上,即便是有像《吴承恩与西游记》、《龙门飞甲》、《阿凡达》这样高质量的内容源,解决了3D电视频道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”以及标准问题之后,3D电视业注定是一个小众细分市场,原因很简单,用户收看3D电视节目至少需要满足两个条件:首先,要有3D电视机的高清机顶盒;另外还要有一副3D电视眼镜。而在中国市场,这两条还未完全具备。

以机顶盒为例,2011年底,有线机顶盒市场保有量达到1.12亿台,其中高清机顶盒用户占6%,远没达到普及的程度。目前北京是高清机顶盒普及最广的城市,但是也仅有270万用户,这与北京近千万家庭用户相比比例严重失调,上海这样的国际化大城市也仅有30万的高清机顶盒用户。

“人们一边看电视,一边玩iPhone手机或者是Droid手机,或者坐在电脑前,你觉得只让他们戴着眼镜看3D电视有吸引力吗?”有人分析说,在这样一个多任务处理的世界,必须借助价格昂贵的眼镜才能观看3D内容,而且看的时间太长会出现头晕症状,中老年尤为明显;3D电视可视角度小,三口以上家庭不能同时看到最好效果,也让3D电视的普及遭遇阻力。

“裸眼3D技术将会是未来3D电视的归宿,目前裸眼3D技术尚未成熟,裸眼3D电视真正进入家庭还需一段时间的努力。”中国电子商会副秘书长陆刃波如是说。

正是因为这些因素,虽然目前中国有线数字电视用户有1.149亿以上,但是3D频道开播之后,仅有270万人能收看到3D频道。

“3D频道试播备受消费者关注,极大地刺激了3D电视消费增长,但是,由于观看3D频道需要满足高清机顶盒、高清信号覆盖区域、3D电视等诸多因素,在3D频道试播初期,能享受到3D频道带来的视觉盛宴的消费者还是少之又少。”广电总局科技司科技处的盛志凡如是坦陈。

终端之争

3D只是智能电视的“标配”

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 2011年还在为3D电视鼓与呼的电视制造商们,开始纷纷寻求突破。现在与互联网结合紧密的智能电视,正在成为他们新的“救命稻草”。

所谓智能电视,是和智能手机一样、具有全开放式平台、搭载了操作系统的电视机,它整合了一个APPS应用平台,用户注册以后,可以在这个平台下载各种应用软件客户端,比如微博、开心网、百度地图。相对于PC屏幕,这些应用一旦与电视机适配,将产生新的功能和使用体验。社区好友应用与电视结合,将产生互动分享电视节目的功能。

早在5年前,比尔•盖茨就在达沃斯论坛上说,由于互联网发展迅速,YouTube等视频网站用户与日俱增,看电视的年轻人越来越少。在接下来的几年,在线视频将以其灵活性吸引越来越多的观众,而节目时段固定、经常穿插广告的传统电视将被冷落。“诸如选举或奥运会等事情,显示电视是多么糟糕,你不得不等那些人(候选人)说到你关心的事,或者一些节目你错过了但还想看,”盖茨说,“互联网在这方面太有优势了。”

5年后,数据验证了他的判断。2011年8月一份针对美国70%家庭用户的调查显示,美国八大有线和卫星电视提供商共流失用户19.5万,占其8320万视频用户的0.2%。有分析师指出,如果将所有提供商都计算在内,美国有线和卫星电视用户流失数量将高达45万。

事实上,不仅仅是美国,中国也如此。王明轩做了24年的电视人,现在是主做手机电视的北京闪动科技有限公司的首席运营官。他说,2008年以前,北京地区的最高开机率还维持在70%以上,也就是说每天每百户人家有70户会打开电视机。但是最近他偶然看了一下某机构给他发来的最新数据,他吓了一跳。“最高开机率竟然仅是三年前的一半!也就是30%多一些。”他说。

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喜欢在网上看电视,或者他们更希望电视能够实现更多的上网服务。正是基于这样的需求,在2012年的CES上,智能电视才大行其道。“智能电视代表着未来,3D可能在未来只是智能电视的一个标配一样,就像现在各个门户网站都在做微博一样。”海信网络董事长王志浩说道。

3D电视普及遭遇8大难题:

① 价格昂贵:3D终端显示设备——3D电视,动辄2万以上且选择不多

② 配套成本过高:配套3D蓝光机需要全部更新换代,由HDMI 1.3升级为HDMI 1.4

③ 生理适应难:个体观看3D影像时间长会出现头晕症状,中老年尤为明显

④ 共同观看难:3D电视可视角度小,三口以上家庭不能同时看到最好效果

⑤ 传输难度大:以目前电视信号传输条件,很难传输3D信号源

⑥ 拍摄门槛高:电视收益难与电影相比,真正3D电视节目制作成本过高

⑦ 内容匮乏:成本过高导致3D节目制作量小,就算有设备也无法拿到片源

⑧ 技术标准不一:各国3D技术发展标准不一,今后节目源有可能不通用

技术之困

一部3D电视剧耗资亿元

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所副主任张素兵一句话点中了要害。

尽管即便是TCL、海信等国内电视厂商已具备生产3D电视的技术能力,3D市场是一个产业链,仅靠终端制造商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,比如3D如果最重要的内容得不到解决,3D电视“飞入寻常百姓家”并非易事。

事实确实如此,3D是三维立体的英文缩写,由于人的双眼观察物体的角度略有差异,因此能够分辨物体远近,产生立体的视觉。3D电视正是利用这个原理,把左右眼所看到的影像分离,让观众体验立体的感觉,它并不是一个新技术,早在19世纪末就已经出现。据说,这次3D大行其道是第二次浪潮,第一次是在20世纪50年代,当时美国的好莱坞制作了400部左右的电影,但是由于制作技术难度高,成本巨大,迟迟不能产生利润,最后走向夭折。

现在3D电视依然没有解决这一难题。据《数字商业时代》了解,3D电视节目和普通电视节目的制作有着很大的区别,比如,拍摄方面,3D摄影机和2D摄影机不同的是有两个镜头,拍摄两路,记录两路,来模仿人类双眼看这个世界,对器材的要求极高。

以《阿凡达》为例,当时卡梅隆为拍摄此片,专门从美国飞往日本东京,向索尼公司研发总部的高清晰相机部工程师寻求帮助;为这台机器花费了至少1200万美元,甚至不惜违背“永远别用自己的钱拍电影”的好莱坞传统,大部分的钱是自己掏的腰包。在拍摄之前的三个月,摄影师佩斯与索尼的研发工程师通过将8台Sony HDC-F950和8台Sony CineAlta F23两两组合成8套双机3D拍摄系统,并将其从处理芯片分离出来,用缆线把庞大的CPU与镜头相连的方式,才满足了他的要求,原本一两个人就足够的外拍任务,如今至少需要3~4人。

不仅如此,3D电视内容后期也是一个耗时耗力的过程,对此,国内首部3D电视剧《吴承恩与西游记》著名导演阚卫平感受深刻。

据他介绍,这部他花了三年时间,耗资1亿元拍摄的作品,一个3秒钟的孙悟空“冲出屏幕”画面就花费了整整4个月时间,一根小草他花三天时间来抠像。而在拍摄电视剧的过程中,为了表现逼真的3D效果,他创造了200余个场景、万余人次、100多只猴子、拍摄近180天、800余平方米特技大棚、13个山洞等若干数字纪录。其中光制作立体效果就花费了9000万元。“无疑是一场豪赌。”熟悉阚卫平的人透露,这次拍摄,其在人力、时间和设备的投入基本上是制作普通电视节目的2~4倍。

事实上,即便是3D产业发达的日本,这一问题也依然存在,樱井孝人,日本3D节目最大的制作公司Q—TEC的技术顾问,后者目前日本有一个3D专业频道,曾实况转播过幸田来未演唱会、剧场表演等,在全日本拥有惟一一辆3D转播车。他说:“在制作3D电视剧时我们发现,由于存在诸多技术难题,最后的制作周期、成本比预期长了很多,因此至今为止还没有制作第二部3D电视剧的计划。”

终端之争

3D只是智能电视的“标配”

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 2011年还在为3D电视鼓与呼的电视制造商们,开始纷纷寻求突破。现在与互联网结合紧密的智能电视,正在成为他们新的“救命稻草”。

所谓智能电视,是和智能手机一样、具有全开放式平台、搭载了操作系统的电视机,它整合了一个APPS应用平台,用户注册以后,可以在这个平台下载各种应用软件客户端,比如微博、开心网、百度地图。相对于PC屏幕,这些应用一旦与电视机适配,将产生新的功能和使用体验。社区好友应用与电视结合,将产生互动分享电视节目的功能。

早在5年前,比尔•盖茨就在达沃斯论坛上说,由于互联网发展迅速,YouTube等视频网站用户与日俱增,看电视的年轻人越来越少。在接下来的几年,在线视频将以其灵活性吸引越来越多的观众,而节目时段固定、经常穿插广告的传统电视将被冷落。“诸如选举或奥运会等事情,显示电视是多么糟糕,你不得不等那些人(候选人)说到你关心的事,或者一些节目你错过了但还想看,”盖茨说,“互联网在这方面太有优势了。”

5年后,数据验证了他的判断。2011年8月一份针对美国70%家庭用户的调查显示,美国八大有线和卫星电视提供商共流失用户19.5万,占其8320万视频用户的0.2%。有分析师指出,如果将所有提供商都计算在内,美国有线和卫星电视用户流失数量将高达45万。

事实上,不仅仅是美国,中国也如此。王明轩做了24年的电视人,现在是主做手机电视的北京闪动科技有限公司的首席运营官。他说,2008年以前,北京地区的最高开机率还维持在70%以上,也就是说每天每百户人家有70户会打开电视机。但是最近他偶然看了一下某机构给他发来的最新数据,他吓了一跳。“最高开机率竟然仅是三年前的一半!也就是30%多一些。”他说。

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喜欢在网上看电视,或者他们更希望电视能够实现更多的上网服务。正是基于这样的需求,在2012年的CES上,智能电视才大行其道。“智能电视代表着未来,3D可能在未来只是智能电视的一个标配一样,就像现在各个门户网站都在做微博一样。”海信网络董事长王志浩说道。

3D电视普及遭遇8大难题:

① 价格昂贵:3D终端显示设备——3D电视,动辄2万以上且选择不多

② 配套成本过高:配套3D蓝光机需要全部更新换代,由HDMI 1.3升级为HDMI 1.4

③ 生理适应难:个体观看3D影像时间长会出现头晕症状,中老年尤为明显

④ 共同观看难:3D电视可视角度小,三口以上家庭不能同时看到最好效果

⑤ 传输难度大:以目前电视信号传输条件,很难传输3D信号源

⑥ 拍摄门槛高:电视收益难与电影相比,真正3D电视节目制作成本过高

⑦ 内容匮乏:成本过高导致3D节目制作量小,就算有设备也无法拿到片源

⑧ 技术标准不一:各国3D技术发展标准不一,今后节目源有可能不通用

星轮ViuLux携V6走入深圳南山中小学世界

星轮ViuLux携V6走入深圳南山中小学世界

10月25日上午,由南山少年创新院、南山区科学技术协会主办的“流动宇航馆进校园”活动在南山外国语学校滨海分校正式举行,此活动将持续至11月底,在南山区15所中小

掌网携手贵州政府成功打造西南区首家VR主题公园

掌网携手贵州政府成功打造西南区首家VR主题公园

由深圳掌网科技公司与贵州安顺西秀区人民政府联合打造的VR主题公园——“星轮VR体验中心” 将于2016年10月1日,正式面世。体验中心位于西南地区

中国人民大学深圳校友会莅临掌网开启VR之旅

中国人民大学深圳校友会莅临掌网开启VR之旅

2016年7月30日,中国人民大学深圳校友会一行51位各界行业精英齐聚掌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,举办人民大学深圳校友会“求是茶社第十三期活动——VR体验”,感受VR虚拟与现实之间,共畅VR行业前景与发展趋势。


在线客服
热线电话
总机:0755-8628 4555
热线:400-067-0690

微信公众账号